<
y8h1小说网 > > 圣母的下场(np) > 分离猫人计划
    “小礼,明天生日,你想要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林安想来想去,实在猜不到唐礼会喜欢什么礼物,干脆直接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唐礼闻言笑眯眯地回。

    林安舀汤的手顿了顿,假装没听见。

    “恐怕不行。”杨述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,又给林安夹了一筷子小油菜。

    “述哥,寿星提的小要求,你不想满足一下吗?”

    杨述推开他凑近的娃娃脸,这小子每次叫他述哥,就没好事,不是闯祸了需要善后,就是挖坑让他往里踩。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唐礼摆出无辜的表情,黑漆漆的眼望向坐在对面的林安,瘪瘪嘴:“安安,可是明天是我18岁生日诶,一辈子就这么一次。安安也不想让我开心吗?”

    林安很为难,对面的人和右侧主座的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她,二选一好难啊!

    “要不,一起?”她迟疑地说,眼神不断在二人之间徘徊,观察着他们的反应。

    唐礼和杨述似乎都没想到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,愣了愣神后彼此交换了眼神。

    唐礼以为林安根本就没法接受多人,所以从来没想过会和好兄弟一起与林安做这种亲密事情,此刻林安的话在他心头湖泊重重投下一颗石子,泛起阵阵涟漪。他心思活泛起来,是啊,并不是非得选一个才行,一起不就好了吗?

    杨述也被林安的提议震了震心头,原来安安想的是以后就大家一起过了吗?安安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了吗?那也就是说,他不会失去她,同时也意味着他无法完全拥有她。他曾听班上同学抱怨父母偏心家里其他孩子,他当时没法共情,现在倒是有些理解了,完整的爱谁不想要呢?一边是从小相识的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的好友,一边是苦苦追寻的终于相遇的爱人,杨述被狠狠撕扯着,终于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林安想的是,昨天和陈正昀已经做过了,按照惯例,今晚不会再有性生活了,那么三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也不会有什么的。何况,他们应该也不会当着其他人的面,表演活春宫吧?一起的话,就可以避免伤害到他们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陈正昀坐在林安左侧打着手游,完全没听见他们的交谈,只听见林安的那句话,心里存着疑惑,硬是等战局结束才兴致勃勃地问出口:“一起什么?我也要!”

    林安捂上额角,默默叹了口气。什么嘛,都没听清还要凑热闹,黏人的小狗。

    唐礼和杨述同时拒绝了吐着舌头的萨摩,并让他去沙发打游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也要,我也要!”狗头凑到林安肩膀上撒娇,“安安~你们要去哪?带上我嘛。”

    林安揉了揉他的脑袋,黑发微微凌乱,却并不影响他的颜值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们哪儿也不去。”她将他的脸捧起来,亲了亲他的侧颊,“好了,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陈正昀傻笑着往沙发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个小朋友啊,这么容易就被哄好了。林安不自觉地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李想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林安的笑颜,他在楼梯上停住了,看唐礼从对面挪到她左侧,小声说了些什么,林安捂着嘴巴眉眼弯了起来,于是唐礼也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,打断了可恶的娃娃脸的伎俩。

    “安安,要不要去和六六一起玩一会儿?”他身上的黑衣粘着几根猫毛,显眼极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李想,你吃午饭了吗?”她下楼的时候没看到李想,但是考虑到他们三个和李想的关系,便没有询问。

    “吃过了的。”李想嘴角上扬,乖巧回答。被安安关心了呢。

    “那,阿述小礼你们吃完,自己安排时间吧,我去陪陪六安。”

    李想跟在林安身后,上了几层台阶后,回头看向仍坐在餐桌的两人,挑着嘴角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生气了呢,现在就生气,那以后……他就当发发善心,让他们提前适应一下,省得到时候气坏身子,至于客厅打游戏的那个傻子,就让他玩吧。

    唐礼和杨述自然看到了他挑衅意味十足的笑,唐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现在倒是不叫她林老师了,还私自给六安又起了个小名,显得他和林安多亲近似的,招数真低级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还是个会抢人的绿茶,不去宫斗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杨述不置可否。宫斗……还真是像啊。只是林安恐怕从来没意识到,自己正在被几个男人争夺她的宠爱吧。

    “安安向来心软。只能想想办法,让李想离我们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去看看,这小子还想二人世界,做他的春秋大梦去!”

    “你过敏,注意着点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让李经云给我开了治过敏的药,应该已经有效果了。”唐礼摆了摆手,大步跨上楼梯。

    林安刚进门,六安便喵喵叫着蹭上她的小腿,尾巴也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将猫咪抱进怀里撸了撸,六安发出呼噜噜的声音。李想也凑过去摸了摸六安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相处,已经让六安熟悉了李想,闻到他的气味,并未躲开。

    唐礼过来时便看到这幅刺眼的画面,不动声色地挤开李想,试探性地伸手摸六安的背。

    六安转着脑袋看他的手,身子躲闪起来,林安安抚地拍了拍它。

    “小礼?你不是过敏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做了脱敏治疗。”六安慢慢平静下来,唐礼顺利摸到了它,“毕竟,你那么喜欢它。”

    而我,喜欢你。

    李想被挤到唐礼侧后方,闻言盯着他的侧脸,垂在腿侧的手攥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林安坐在单人沙发上,注意到后面的李想,让他站到另一边和六安玩。

    但可能人太多了,六安骨碌转了转眼睛,反身轻轻跳走了,爬到猫爬架上俯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脱敏似乎真的有效果,我没打喷嚏了。”唐礼一句话将林安的注意力转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真的呢。”林安笑了起来,“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猫呢,原来是因为过敏啊。这下你可以好好和猫咪相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终于能和小猫玩了。”唐礼瞥了一眼用逗猫棒和六安互动的李想,装作有些困扰的样子,“只是李想住在这间屋子,我总来的话,怕是会打扰到他呢。而且,如果他休息的时候,我们想找六安的话,岂不是很不方便?不如,给他们其中一个换个屋子,只是六安已经熟悉这间卧室了,要不就李想委屈一下?”

    李想虽然在逗猫,实则注意力全在后面二人身上,听到这番长篇大论,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黄鼠狼给鸡拜年。

    林安环顾了下这间充满少年生活气息的屋子,唐礼说得有道理。六安是她的猫,哪里有让学生和自家宠物同住的,何况她时时都想和乖巧的六安亲近,不能总是打扰李想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安安,我也很喜欢六六。我不会觉得被打扰的。”李想转过身,打断了林安即将要说出口的话,然后偏头看向恶意满满的唐礼,慢悠悠地吐出冠冕堂皇的理由,“而且,我很想和大家处好关系,毕竟我和正昀是一家人。大家来这里的话,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聊聊,增进一下感情。”

    林安点了点头,李想说得也有道理,现在他们五个住在一起,也不能总是互不搭理。尤其是正昀,几乎可以说是见面就冲李想甩脸色,唐礼和杨述虽没有这样,却也将李想视为空气。

    青春期小朋友还不会隐藏自己的喜恶,她能理解,只是陈家上一辈明显打算以后就要一起过了,正昀继续这样毫不掩饰地“欺负”李想的话,到时候在长辈们面前难免会受委屈,倒不如现在缓和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唐礼的分离猫人计划卒。